首页 > N1

《老钱》完整版_2011-8_金城出版社_(美) 尼尔森•W.奥尔德里奇

《老钱》《老钱》完整版_2011-8_金城出版社_(美) 尼尔森•W.奥尔德里奇

《老钱》

出版时间:2011-8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作者:(美) 尼尔森•W.奥尔德里奇
页数:298
译者:张迪


《老钱》前言[E]

财富一向转瞬即逝
只有生命才是永恒
现在你所面临的现实是充满矛盾的。在消费者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中,金钱永远都是年轻且充满活力的,但它同时又是亘古不变的一种物质。它哪怕只带来一丝微风,也能在无边无际的机遇和希望的大海中掀起巨大的波澜。
这种情形会一直延续下去,直到金钱完全被花掉,变成人们所购买的商品。然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种交换会带来一丝似有若无的悔意。为什么金钱购买力的实现只能带来微不足道的满足感呢?原因在于,金钱的购买力一旦被运用,它自身未来价值便丧失了。这恰恰会让我们伤心,直到我们的保险箱里又装满了金钱和无限的潜在价值时,沮丧的感觉才会慢慢消失。
但是,存在这样一个阶层,生活在其中的人们似乎逃离了这种极为温和却颇为常见的沮丧状态——他们就是那些富有之人,我们称之为“老钱”阶层,他们的保险箱里永远都是盈满的。人们会认为对于这些富有之人来说,可能性和未来几乎是漫无边际的。而这种无限性使得财富被轻而易举地笼罩在神话的光芒下。世间的凡人无法生存在i塞样一个神话般的世界:其间金钱使任何事物都充满了可能,人们在这种情形下无法运用他们需要的所有自由和力量,同时又无法不为其他人和自身带来巨大的痛苦。神话将这个阶层所面临的矛盾完全溶解:“老钱’’赋予财富所有者随岁月沉淀下来的智慧,使之能够适应社会的需要。
但是财富自身对将其神话的过程十分抗拒:财富的所有者,也听从了那些想要成为富有之人的人们的教唆,不断试图揭开自己神秘的面纱,(他们通常会说:力量的来源不是金钱,而是他们自己)。那么,那些所谓的随岁月沉淀下来的智慧去哪儿了呢?它们是否有些姗姗来迟。
本书,作者讲述了一个关于富人阶层的神话:他们是富有的美国盎格鲁一萨克逊新教徒。他们的霸权地位现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这在很大程度上由于他们开始将自己看作是一个种族团体而不再是一个社会阶层。但如果盎格鲁一萨克逊人的白种新教徒后代们依然保持着他们对家族系谱的执著、对社会的排斥及偏狭的势利行为,那么他们最终会处在社会的边缘,这些罪恶和愚行也会将“老钱”阶层的神话一并推向摇摇欲坠的边缘。
但富人们似乎永远会存在于我们的周围。他们与穷人一样,是这个国家里人数增长最快的群体。我们不得不扪心自问,新贵们会感受到什么内在的神秘的约束呢?我们无法依靠宗教和种族的背景探索到答案:据记载,巨额的财富会极大地削弱这两个因素在社会中的力量。我们也无法依靠立法来获得答案:富人们很少被法律规定为有益于社会的,虽然他们往往是起草法律的人。那么,答案是什么呢?
本书可以被看作是对这个问题的解答。在本书的英文版封面图片里,一位骑士从马背上跳下,站在一个即将饿死的乞丐面前。他用剑将自己的斗篷一分为二,以便用其盖住乞丐的双脚。这是圣马丁不平凡的一生中的一个小插曲。故事发生在公元332年的严冬,当时的他只有23岁,和他的连队驻扎在亚眠(即亚美恩斯,法国庇卡底地区的首府——译者注)。对于当时的情形来说,他所能施舍的就只有半件斗篷了。当天晚上,他梦见主耶稣披着那半件斗篷出现在他面前,并对他的天使说:“知道是谁将我装扮成这样吗?是我的门徒马丁,然而他还没有受过洗礼。”这个梦激起了马丁对主深深的敬仰之情,并很快就接受了洗礼。
但在今天,怎样的梦境、怎样的声音可以使商业领域里的法律法规不那么强硬呢?如果拥有“新钱”的富人们没有法规可以信守,没有共同点,他们会重视怎样的价值标准,培养怎样的精神特质,又会将怎样的财富传递给后代呢?微观经济学所倡导的规则和惯例似乎无法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一位实业家可能极其渴望制定较低的价格或支付较高的工资,但在全球化竞争的大环境下,这种做法无异于自取灭亡。因此,我们必须以一种宽容的态度来看待财富和收入上存在的巨大的不平等和差异:那是商业法规的遗风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公司可以进行以减少工作岗位为名的裁员,因为他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证股东利益的增长。
从某种意义上说,本书与以前上层阶级留给后代的使之适应社会需要的神话是有几分相同之处的。这群人对他们心目中的完美境界进行了细致剖析及展现:他们希望留给后代的不仅仅是金钱,所以本书所讲述的便不仅仅是又一个关于“富有的名人”的妙趣横生的故事。它所提出的问题在今天可能比这本书刚刚出版时具有更大的意义,因为我们看到了对市场进行修正及维护持股人首要地位所带来的结果。然而,那些富有的人们(以及他们所处的阶层)依然面对着这样一个挑战,即如何使他们的财富变得至关重要。正如约翰·鲁斯金于一个世纪之前在《给那后来的》一书中所写的:
财富是转瞬即逝的,只有生命才是永恒的。生命,包括所有的爱、快乐和赞美的力量。如果一个国家养育了无数心地善良且幸福快乐的人,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最富有的;如果一个人,在竭尽全力使自己的一生得以完美展现之后,还能利用自己的财富为其他人的生活提供无限的支持与帮助,那么同样,他也是最富有的。
这种幸福感和崇高的品格几乎无法在电视、电影和音乐这些大众媒介的熏陶下得以实现。大众媒介同样无法在方式上给予富有之人一些有益的指导来使他们的财富更具生机活力。如此一来,富人们应该求助于什么呢?
也许一些读者会嘲笑这种对富人的关注与热情。难道财富本身不就是自己的答案、终极的目标和虚无的开始吗?但是类似的看法忽视了财富自身的危险性。在更古老的神话故事中,我们会发现罗马人把普路托(Pluto)命名为财富之神。而普路托不仅是财富之神,还是死亡之神和阴间的统治者。富有之人所面临的挑战是要把财富累积的过程看作是一段旅程而不是最终的目的地。财富的累积必须存在一个极限、一种意义和最终的目标。如果没有神话故事为其提供具体的形象,那些使财富服务于生活的非货币价值标准又将来源于何处呢?
当然,圣马丁为人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具体形象——给予、共享,以及实现这些的坚强意志。在他40岁的时候,马丁希望能离开军队,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上帝。当时的国王,叛道者朱利安谴责他是一个胆小鬼,正在竭力逃避一场即将到来的战斗。马丁回答说,他愿意加入到这场战斗之中,站在军队的最前沿,赤身裸体,只用一个十字架来武装自己。幸运的是,最终的和平使马丁免于经受这场考验。但是他的形象依旧清晰。他的一生被一场梦境所改变,他对人类的热爱被唤醒。在这样的故事中,财富仅仅是一个偶然事件,而绝不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关于财富衍生物和共享行为的戏剧是具有典型和普遍意义的。这一主题会刺激吝啬鬼去分享他们储存的财产,并激发那些空想家希望公平分配的乌托邦式的理想。如果我们希望对这种戏剧拥有更深刻的理解,这本书可以充当解说员的角色。它描绘出富人阶层完美的自我形象,身形巨大,从投影中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到在自身与财富和共享行为之间所保持的关系的意义所在。对于那些在辛勤工作的“新钱”阶层,或者那些将要在未来社会中累积财富的新生代来说,本书勾勒出未来旅程的一条道路,可以通过帮助他人来获得幸福的结局。
泰德·克劳福德

《老钱》内容概要[E]

谁说一定会“富不过三”?

人的外在境遇是内在思想的结果,家族基业长青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过程,那些权贵家族之所以能够基业长青,也必有和财富新贵不一样的思想和行为模式在背后起作用。要想基业长青,最快的捷径莫过于向那些老牌权贵家族学习,深入了解他们内在的思维方式。

本书作者尼尔森?W.奥尔德里奇出身贵族之家,他通过对自己家族的历史和众多显赫家族的史事轶闻的叙述,阐释了基业长青家族所秉持的价值观念、审美取向和独特品位,分析了这样的价值观是“如何”以及“为什么”不同于财富新贵所持有的价值观念,并展示出这种价值观是如何决定了家族基业的长青。

阅读本书,你将发现正是基业长青家族的想法和其他人很不同,所以他们才会过上和别人完全不同的生活。

《老钱》作者简介[E]

美国著名社会分析家,现担任《纽约客》杂志编辑,《大西洋月刊》、《哈泼斯》杂志、《国家》杂志、《新英格兰月刊》、《时尚》等媒体的特约撰稿人。曾任《巴黎观察》杂志编辑、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和《哈泼斯》杂志资深编辑。是美国现代金融体系的创立者奥尔德里奇参议员的曾孙。

《老钱》书籍目录[E]

前 言
序 言
第一章 家族创始人
第二章 老钱的构成
第三章 出类拔萃
第四章 市井商人的报复
第五章 三大考验
第六章 古老财富的危险
第七章 王子和平民
第八章 海明威的诅咒

《老钱》章节摘录[E]

版权页:简而言之,社会有两个基本利益需要推动,一个是经济方面的利益以及如何鼓励新兴的精英包括那些可能成为精英的人去创造财富;另一个是文化方面的需要,即那些新崛起的精英在名门世家的影响下学会了端庄高雅的举止,而那些名门世家,埃利奥特曾特别强调,赢得了他们的美德(纯洁、和善、心地高尚,等等),且这些美德经历过世代的传递和岁月的洗礼,始终如一。对老钱家族成员行为举止的批评暗合在这些评论当中。埃利奥特颇有技巧地避免了谈及这些行为,而亨利·德怀特·塞奇威克却没有。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老钱家族的后代(家族中最著名的是伊迪,20世纪60年代知名的悲剧演员),塞奇威克是和我祖父同时代的人,同时他也是祖父的朋友。20世纪30年代时,他为老钱家族写了一篇名为《赞美绅土》的挽歌,文中对马修·阿诺德(英国诗人和评论家——译者注)的观点提出了反对意见:我曾经反复地强调世袭贵族阶层的优雅行为对于一个未开化国家宝贵的教育意义。这个阶层严肃、高尚、豁达的人生哲学可作为阻止中产阶级试图建立粗俗丑陋的生活方式之企图的一个有力手段,并且有助于中产阶级意识到他们粗俗丑陋的本质。让一位美国人去谈论这些问题似乎非常残忍,去相信这些问题的存在就更加残忍了。塞奇威克一语中的地勾勒出他绝大多数同胞内心深处的追名逐利的本质——所有这些人,在经济大萧条时期,都会为自己能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而欣喜若狂——这恰恰表明了人们身上的那种违背贵族气质的、让人可鄙的丑陋的另一面。在美国总是存在着一些拥有老钱的男人和部分女士,他们是敢于实事求是的。在我这一代人中,部分以这种方式为老钱辩护的人士中最为引人注意的那位便是称我曾祖父为社会名流的E.迪格尔·波茨尔。波茨尔是一个古老家族的成员,在《新教当权者》一书中他提出了两个见解,其一表明老钱阶层即他所说的特权阶级——是一个通过宗教和种族自我隔离的阶级,这个阶级固执地排斥所有外来者,他们保持着独特的生活方式和集团团结,这使他们脱离于大众的其余部分特别是犹太人。波茨尔似乎相信人类社会在各个时期都能与权势家族达成共识。依据这个共识,权势家族在社会整个阶级层次中处于上层位置,但他们必须能够为新兴的家族留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并对这些家族施加有利的影响。按照这种方式,不仅社会的整体品质被提高了,那些已经确立自己权势地位的家族也能够获得保持他们地位所需的金钱和人才储备。在实现这个共识的过程中,上层阶级在教育方面所做的贡献被描绘成一种社会秩序。波茨尔没有详细地叙述这一点,因为这个观点过于接近对他所谴责的独占主义的辩护。但是在他上一辈人中,赫伯特-佩尔由衷地赞同上层阶级的秩序性功能。佩尔是倡导新政的民主党成员,家境殷实,他也是罗得岛州现任资深参议员克莱本.佩尔的父亲。赫伯特·佩尔对中产阶级忙碌的生存状态的看法可以从一个关于他的故事中解读出来:一天,他最喜欢的侄女高兴地宣布她新任丈夫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时,伯蒂叔叔回答说:“亲爱的,真是太遗憾了。”在佩尔看来,世袭财富的最伟大之处就在于它能赋予继承人无限的自由,而这份自由应该被充分地加以利用,比如说投身于公益事业之中,而不是去找一份工作。而且,佩尔信心十足的认为那些不幸的拥有工作的人们,在他们单调乏味的生活将要结束的时候,除了想成为巨额遗产的继承人并且享受世袭的自由之外别无他想。他认为这种渴望可以成为整个社会的优势所在。在1933年的一篇文章中,佩尔写道:“当一个人能够意识到,假如他在工作中有过欺诈行为,他和他的子孙们就不会被知名的俱乐部或社交界所认可时,那么他就会对自己留给了孩子较少的财富和较好的名声而感到满意了。”但这种社会秩序是否起作用是另外一回事。在1892年时,这个秩序在我曾祖父身上并未奏效。在1986年时,它同样也没有在投资银行家马丁·西格尔身上起作用。

《老钱》编辑推荐[E]

《老钱:打破"富不过三"定律的受业法则》:权贵家族坚信不渝的守业圣经!财富新贵竭力奉行的行为法则!打破“富不过三”定律的守业法则。


  • 暂无相关文章